挽回爱情挽回爱情

快穿之攻略父亲高肉的 浪货两个都满足不了你添得我太舒服了小说

2020-07-31 16:27:01 写回复

    很快,宋染就按照约定的时间到达了酒店。

  她走近去,看着沙发上的男人,面色苍白,声音发抖:“你想要我做什么?”

  方子浩懒洋洋的靠在沙发上,手里捏着一瓶红酒慢慢摇晃,神色讥讽,“你现在是我的奴隶,自然是我要你做什么你就做什么。”

  宋染听到奴隶两个字身子不禁一抖,脸色瞬间苍白。

  不过方子浩似乎却很享受的看着宋染脸上表情的变化,心头涌上一股快意,他喝了一口红酒,冷声道,“宋染,今天你要是让我高兴,我或许能放过那个病恹恹的贱种。”

  宋染绝望的看着眼前的男人,心痛至极,但是一想到医院正在手术的小圆,她打起了精神,强迫自己抬起头,挤出一个笑容。

  “方少。”她径直走到方子浩的面前,扭动腰肢,娇滴滴的开口,“您要我做什么呢?”

  方子浩愣了愣,看着眼前忽然换了一副模样的女人,看她柔美的眼神,眼底慢慢浸出一点冷意来。

  所以她在其他男人面前就是这幅模样?

小说文学


  方子浩心中腾起一股怒火,猛的甩开她环绕在自己脖子上的手,语气满是厌恶,“你给我滚开!别用你的脏手碰我!”

  宋染被推开,跌坐在沙发上,脸色瞬间惨白。

  他竟然说她脏……

  眼泪止不住的滴落,她还来不及擦干,就听见头顶传来方子浩的声音。

  “宋染,你除了用身体取悦男人,就没有其他办法了?你就这么贱?”

  语气里的轻蔑与不屑,让宋染的泪水更止不住。可是现在不是哭的时候,她必须想别的方法取悦方子浩,让他高兴起来。不能让他对小圆下手。

  可是……

  现如今的她,又有什么办法取悦他呢?他已经如此厌恶她。

  绝望之中,脑海中有个想法一闪而过,宋染抱着试一试的心态,转身打开了自己的包,摸索起来。

  “你又要干什么?”看着她的的动作,方子浩皱起眉头,眼中厌恶毫不遮掩。

  不过等宋染将那东西拿出来后,他忽然怔住,再没有任何动作。

  那是一把口琴。

  宋染看了他一眼,没有说什么,而是将口琴放在嘴边,轻轻吹了起来。

  悠扬的旋律飘荡出来,躁动的心逐渐安静下来。

  宋染家里穷,根本没有机会学什么乐器。

  但是自从三年前

方子浩车祸后昏迷不醒,医生嘱咐最好能用一些音乐来唤醒患者的意识。

  那时候就自学了口琴,每天坐在病床前,吹一首曲子给他听。

  她至今还记得,每次当她吹起一首家乡歌谣的时候,昏迷之中紧缩眉头的方子浩就会更好过一些。

  现在她吹的,就是这首家乡民谣。

  旋律悠扬轻快,在空荡荡的房间里来回飘扬,原本满脸不耐烦的方子浩听到这首曲子,面色忽然一凝,脸色骤变。

  他伸手拽住宋染,眼里满是不可置信,“你怎么会吹起这首曲子?你怎么会?”

  虽然车祸昏迷之中,他不记得很多事,但是唯独这首曲子他记得清清楚楚。

  这首曲子,在他昏迷的时候,韵瑾每天都会吹给他听。

  只是这首曲子,宋染怎么也会?

  “这首曲子是我……”宋染被方子浩拽的喘不过气,正要开口解释,可不想这时门口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,门忽然被推开,“方少!不好了!宋韵瑾小姐出事了!”
 方子浩赶到医院的时候,宋韵瑾蜷缩在病床上,脸色惨白。

  宋韵瑾睁开眼,看见方子浩以后哭着扑进了他的怀里,“子浩!你怎么才过来!我好害怕!我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!”

  方子浩轻声安慰着宋韵瑾,低头看到了她衣服上的血迹,脸色瞬间沉了下来,一道低吼在房间内炸开,“这到底是什么回事?”

  “方少,是这样的,刚才我们接到宋韵瑾小姐的求救电话,赶到医院的时候她正被人按在病床上抽骨髓。”几个保镖小声的解释。

  “抽骨髓?”方子浩声音抬高,冷然的目光扫过几个保镖的脸,眸里的怒火更深,“谁那么大胆?敢动我的人?”

  宋韵瑾抓着方子浩的衣袖,声音恐惧而又柔弱,“子浩,你不要怪姐姐,她也是为了小圆好,小圆生病了需要适配的骨髓,我愿意捐的,但是我太害怕了,还没准备好,哪些医生太凶了,把我按在床上就要抽我的骨髓,你别怪姐姐……”

  宋染赶到医院的时候,恰好听到这句话,脸色瞬间惨白,当下明白了,宋韵瑾这是后悔了。

  她不想给小圆捐骨髓,甚至还反咬她一口。

  说是她宋染强迫她捐出骨髓。

  宋染推门直接冲进病房,愤怒的看着病床上楚楚可怜的宋韵瑾,“你少在这里给我胡说八道!明明是你自己同意的!现在是你要违反约……”

  宋染争辩的话还没说完,就被方子浩一把掐住喉咙,她抬眼对上方子浩阴冷愤怒的眼眸。

  “宋染你就这么狠毒?为了那个野男人的孩子,你就什么事的做的出来?连自己的亲妹妹

小说文学

也不放过?宋染!你到底有没有心!”

  宋染面色一白,只觉得浑身发冷。眼前男人愤怒的神色好像是一把利刃,将她心中最后一道希望都破灭。

  “方子浩……我没有心!?”她神情崩溃,眼泪安静的流下来,“我没有心的话就不会带着你的孩子一直撑到现在……小圆不是野男人的孩子,他是你的孩子啊子浩,你救救他!”

  终于说出来了……

  宋染只觉得自己紧绷的神经终于松了了。

  她终于将真相说了出来,这样就算哪一天她真的离开了,方子浩也会好好对待小圆的吧?

  她心中松了一口气,却不想头顶传

来方子浩的一声冷笑。

  “宋染,你把我当傻子么?”方子浩神情冷漠,眼里是极致的厌恶,“事到如今你还要骗我?”
 宋染浑身发冷,不可置信的看着方子浩,脸色惨白。

  她颤抖着声音,小声开口,“方子浩,你不相信我?”

  “我为什么要信你?”方子浩看着她,眼中满是不屑与厌恶,他嗤笑一声,冰冷开口,“你跟那么多男人睡过,我怎么确定这孩子是我的还是其他男人的?”

  宋染的脸色在男人冰冷的话语中一点一点的褪去血色。

  原来,方子浩是真的不相信她。

  三年来所以的支撑,所有的坚持仿佛在这一瞬间轰然崩塌,她愣愣的看着方子浩,甚至忘了回答。

  直到被他重重摔在地上他才反映过来。

  “宋染。”男人冷漠的声音再次在头顶响起,带着威胁和警告,“你想救你自己的儿子可以,自己去救,你要是再敢把主意打到韵瑾身上,我让你和那个小贱种给她陪葬!”

  说完,他没有再看宋染一眼,抱着宋韵瑾离开了病房。

  空荡荡的病房里,宋染失魂落魄的坐在地上,回想刚才的一幕幕。

  直到黎劼神色匆匆走进来,看到地上的宋染,将她

一把拽起来,焦急的道,“你怎么在这里!刚刚你妹妹手术的时候跑了,看来是后悔捐赠骨髓了,现在专家还在手术室,但是已经没有适配的骨髓了,唉……”

  他遗憾的摇摇头。

  宋染这才如梦初醒,反映过来还有更重要的事情等着自己解决。

  “黎劼!”她起身拽住了黎劼的胳膊,咬了咬唇,似乎下定了决心,“用我的骨髓,之前我们配过型的,我的骨髓可以给小圆!”

  黎劼眼中闪过一丝惊讶,震惊的看着她,“不行!你身体本来就不好,骨髓严重不足,如果这时候捐出骨髓,你连一个月都活不了!”

  “我知道。”宋染点点头,神色凝重,但一双眸子却亮的可怕,“我本来就活不久了,但小圆还小,他还有未来,所以我愿意用我剩下的生命换他健康的未来。”

  黎劼难以置信的看着宋染,他虽然不想这么做也不支持这么做,但看着宋染乞求又坚定的目光,最终只能点头。

  ……

  五个小时后,手术结束。

  宋染被人从手术室里推出来,脸色苍白,身体虚弱。

  但是他却顾不得那么多,一把抓住了黎劼的手,“医生,小圆他怎么样了?”

  黎劼看着虚弱的宋染,心里泛起一点酸涩。

  “放心,手术很成功,小圆情况稳定。你不要担心。”黎劼有些不忍的看着她,关心道,“你现在先管好自己,你的身体状况要好好休息,千万不能再出其他岔子了。”

  宋染这才放下心来,心中悬着的大石头终于落了地,她松开黎劼的手,道,“我知道了,谢谢你,黎医生。”

  宋染搞感激的看着黎劼离开病房,这才艰难的坐起身子,扭头看着旁边床位上的小圆。

  只见小圆安静的躺在床上,一张小脸苍白。

  不过很快,他就会好起来。

  宋染温柔的看着他的脸,神色缱绻。

  她也可以放心的离开这个世界了。

  “咳咳。”宋染忽然剧烈咳嗽起来,浓烈的血腥味从喉头涌上口腔,她伸手去探桌面上的水杯,刚刚碰到被子,病房门忽然被大力打开。

  “方子浩?”

  看见突然出现在门口的男人,宋染眼底一片慌乱,以为他反悔了要对小圆做些什么,眼神里满是防备。

  “你又要干什么!”

  “干什么?你还好意思问我干什么?”方子浩几步冲到病床前,一把捏住了宋染的下巴。眼中燃烧着滔天怒火,“你知不知道就是你的原因!现在韵瑾失血过多在抢救?”

  “什么?”宋染一脸震惊,随即反应过来,“怎么可能!宋韵瑾根本没有进手术室!她在骗人!”

  “宋染,你怎么这么恶毒!她是你妹妹!”方子浩怒吼,“我告诉你,要是韵瑾有什么三长两短,我现在就让你和那个贱种给她陪葬!”

  说着,他用力的拽着宋染离开,“你跟她不是姐妹吗!去!你去抽血给韵瑾!”

  “不!我不去!&r

小说文学

dquo;

  宋染拼命挣扎,她不想去,她还要等着小圆醒过来好好的与他告别,安排好所有的事情。

  她不能去。

  “不!我不能去!我已经给小圆捐赠了骨髓,再给宋韵瑾捐血我真的会死的!”

  宋染拼命的挣扎,哭的撕心裂肺,方子浩将她按在墙上,眼神冰冷,“好,宋染,你不愿意是吧,行!那我就用你儿子的血去救他!”

  说完,方子浩打了一个响指,门外冲进来几个保镖,就要去抓床上的小圆。

  宋染眼睛发红,抓住方子浩的手臂,跪着求他,“不要!不要动小圆,我求你了方子浩。”

  方子浩冷眼看着他,“说,你的血还是你儿子的血,你自己选。”

  宋染眼中一片死寂,她终于知道意识到了,现在不管她怎么说,方子浩都不会再相信她了。

  她扬起脸,露出苦涩的笑,“好,既然你要我这条命,那我给你就是了。”

精彩推荐
相关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