挽回爱情挽回爱情

邻居寂寞人妻中文字幕_年轻漂亮的邻居完整版

2020-07-31 17:05:20 写回复

    叶辞柏!

  长她四岁的同胞兄长!

  前世,除了生母,便属他待她最好。

  只是,凡是待她好的人,最后的结局都不好,生母自是不必再说,过早的离世,而她的兄长,一生孤苦,最后更是战死沙场。

  她亲眼目睹了兄长的死亡,一把冷冰冰的刀用力的刺入他的胸膛,滚烫的鲜血穿过灵魂的她溅到地上,满目都是血红。

  死后,他的尸首都是外祖的旧部收殓的,她的亲爹亲祖母,连面都未曾露一下!

  叶朝歌心潮翻涌间,面前出现一只指腹间布满了薄茧的大手,泪眼朦胧的看过去,对上一双闪动着泪光的炯炯黑眸。

  耳畔响起少年郎特有的低沉嗓音,“妹妹,我是哥哥。”

  泪眸微动,清泪涌落,拢在袖中的手指颤了颤,随即缓缓伸出,递过去,微凉的手瞬间被温暖包裹。

  兄长的手很大很暖,坚实有力,无形中好似有源源不断的力量透过指尖传递而来。

  叶辞柏手上微微使力,把人接下马车,不待叶朝歌站稳,便将人一把抱入了怀里,嗓音微哽:“妹妹,终于回来了……”

  一句话,道出多年的期盼。

  叶朝歌哽咽的说不出话来,眼泪不住的往下流,尽数没入叶辞柏的衣裳里,不一会便晕出一小块的水渍。

  兄妹重逢,动人心扉。

  只是客栈大门口终究非说话之地,刘嬷嬷抹了把脸,鼻音颇重的上前道:“晚上寒凉,两位小主子,咱们先进去吧。”

  灯火通明的房间里,时隔数年再聚的兄妹二人相对而坐。

  刘嬷嬷以安排膳食为由,带着姜嬷嬷等人出去了,将空间留给久别重逢的兄妹俩。

  只是终究分开了十几年,一时间对坐无言。

  叶朝歌倒是有千言万语想说,只是对于叶辞柏来说,她现在只是分别了十二年的亲妹妹,而非她那般有着未来几十年的通晓。

  最终还是叶辞柏打破了静谧。

  “这些年……过得好吗?”

  叶朝歌笑笑,轻轻颔首,“挺好的。”

  叶辞柏抿了抿唇,他又不瞎,自是看出她没有说实话。

  她与叶思姝同年,却看起来比之要瘦小许多,小脸恐怕连他的巴掌大都没有,脸色蜡黄不见分毫润色,身形单薄至极,由此,便不难看出,‘挺好的’不过是宽慰之言!

  当年妹妹被拐时他六岁,已然记事,时隔十几年,他依旧记得妹妹两岁时的模样,粉雕玉琢,人见人爱,

是家中的小宝贝。

  如今却是……

  想至此,叶辞柏不忍心再想下去,伸出手握上她的,柔声承诺道:“好妹妹,以后哥哥会待你好,保护你!”

  短短的几字承诺,听起来简便无甚诚意,但叶朝歌比谁都清楚,她的兄长就是这般的一个性子,不擅表达,素来是做的比说的要多。

  吃饭时,有刘嬷嬷在一旁,气氛倒也不是特别的尴尬,而他们兄妹俩,也在她老人家的调节下,渐渐的亲近了一些,初始的距离感慢慢淡化,言语间也没有那般的僵硬了。

  饭后,姜嬷嬷等人进来收拾了桌子,刘嬷嬷倒了两杯茶分别给了兄妹二人。

  “大少爷,您不是在祁山军营吗?怎会来云城啊?”

  叶辞柏抿了口茶,借以掩饰自己的不自然,模棱两可道:“先前收到母亲的来信知晓找到了妹妹,我便提前过来等着了。”

  刘嬷嬷没有多想,笑了笑,“原来是这样。”

  见糊弄了过去,叶辞柏几不可察

小说文学

的吁了口气,殊不知,这一幕尽数落入叶朝歌的眼中,眸底掠过一抹深思。

  兄长模棱两可的回答她便觉得有些不对劲,此时看他这般作态,更加确信其中另有隐情。

  方才见到兄长只顾着激动,忽略了一个问题,此时想起来联系在一起,处处透着说不出来的诡异。

  在前世,第一次见到兄长是在回到国公府的一段时间后,可现在,他却说是收到了母亲的来信,特地寻过来的,且,他说的是,提前过来等着了,兄长怎确定她们会来这云城落脚?

  叶朝歌一颗心沉了沉,好像自从绕过宜州之后,后续的发展便偏离了她预知的前世轨道,先是在岭南遇到一场从未发生过的惊心动魄,如今又提前一段时间在这云城与兄长相见。

  莫名的,有一种事情的发展脱离了她的掌控之感。

  也不知,是仅此一桩,还是从她避开宜州开始就都不同了。

  或者说,这样的转变,于她而言,是好还是……

  抱着诸多种种疑惑,叶朝歌迷迷糊糊的睡着了。

  翌日起来时,叶辞柏已经在客栈的后院打完了一套拳

,回房洗漱了一番便来找叶朝歌吃早饭。

  经过了一个晚上的彼此适应,兄妹俩再度相处起来自在了些,说起话来也随意了几分。

  按照原来的计划,今日是要启程回京的,只是叶辞柏觉得机会难得,便提出多留一日,陪叶朝歌在云城逛逛,明日再动身。

  吃过早饭,换了身外出的衣裳,兄妹俩便出门去了。

  叶辞柏自小跟在祁老将军的身边,接触的大多是直来直去的从军之人,故而,他也养成了直接的性子。

  他想对妹妹好,这方法自是十分的直接,这不,一路逛下来,凡是他觉得好的,都会买下来送给叶朝歌,一圈下来,他身边的随从长风手上抱着的东西都快比他的人高了。

  在长风将东西送到马车上的空档,叶辞柏带着叶朝歌进了一家茶馆,馆内有说书唱曲的,叫了一壶茶并几样点心,兄妹俩相对而坐,一边听曲说书,一边吃喝,时不时的交流上两句,好不自在。

  午饭是在就近的酒楼用的,之后又逛了一会,方才打道回客栈。

  马车停在客栈前,叶朝歌就着叶辞柏的手下了车,兄妹俩刚要进去,便听马蹄阵阵。

  下意识的抬头看过去,这一眼,叶朝歌就变了脸。

  只见夕阳余晖下,俊俏少年郎端坐于白马之上,一身华服玉冠,贵气斐然。
“辞柏兄?”

  “陆世子?”

  叶辞柏上前两步,微讶道:“没想到会在这遇到你,世子爷这是……”

  马上之人翻身而下,走上前回礼道:“在外游历数月,正欲回京途经此地,却不曾想会遇到辞柏兄,你们这是……”

  “我是来接家妹的。”

  “思姝妹妹也在?不知在何处?”音量明显扬高,透出惊喜之意。

  叶辞柏笑意淡了淡,“世子说笑了,在下的家妹自是同胞亲妹。”说完反身走到叶朝歌身边,“世子,这是家妹,妹妹,伯恩侯府陆世子。”

  叶朝歌神色淡淡的瞥了眼满脸透着失望之情的陆恒,心下冷笑一声,敷衍的福了福身,“世子。”

  陆恒!

  终究还是遇上了。

  早在今日听闻兄长决定在云城多留一日时,她便有所感,当初绕过宜州直接去到岭南,路程上比他快了一些。

  本以为会先他一步回到上京,前世的初遇就此避开,兄长的出现让她始料未及。

  看来,这都是注定啊!

  既是注定,那就不避了,况且,从始至终,她都不曾亏欠过他什么,反倒是他欠她良多!

  叶朝歌思绪百转之际,陆恒收起了失望,疑惑的看看叶朝歌,又看看叶辞柏,“这是……”

  “我的同胞亲妹。”叶辞柏郑重认真道。

  闻言,陆恒脸色微变,叶家十二年前被拐的千金,找到了?!

  那这么说,思姝她……

  陆恒的脸色变了几变。

  叶朝歌看在眼里,自是猜得出他在想什么,无非是担心叶思姝。

  叶国公府与伯恩侯府素来交好,两家夫人亦是出嫁前的好友,叶思姝是国公府的养女,与陆恒自是青梅竹马。

  陆恒对叶思姝这个小青梅可是爱惨了的!

  想至此,叶朝歌忍不住冷笑一声,可惜了,一个区区世子夫人满足不了她!

  毕竟是侯府世子,心里纵使百转千回,面上礼数仍是周到无可挑剔,当下便邀了叶辞柏和叶朝歌用膳。

  叶朝歌毫不留情面的拒了,理由很简单也很敷衍,逛了一天累了。

  虽相遇是注定,她也接受了这般孽缘的注定,但让她与陆恒同桌吃饭,她怕自己会食不下咽!

  前世嫁给他十余载,他多年如一日的漠视于她,甚至连同桌吃饭都是不屑至极,如今却是主动相邀,可惜,现在是她不稀罕了!

  陆恒出身好,长得好,在上京是有名的翩翩佳公子,上辈子在宜州初次见到他时,刚从山沟沟里出来的她惊为天人,几乎不敢相信这世间竟会有如此好看之人,一颗芳心就此遗落在他身上。

  但她有自知之明,从未奢望过什么,只是怎么也没有想到,老夫人会将她许配给他,犹记得在老夫人告知她这门婚事时自己的激动和欢喜。

  可她做梦也没有想到,嫁给陆恒,是她另一个噩梦的开始。

  新婚之夜,他将她独留新婚,连盖头也不曾掀开,即便过后面对各种嘲讽之言,她也不曾生过丝毫的埋怨,甚至于主动为他寻找借口。

  哪怕后来得知他早在年少时便钟情于叶思姝时,也不曾放弃,天真的想着,只要她待他好,早晚有一日他会感受到的。

  结果她的坚守等来的只有他的漠视,这般过了几年,他的冷暴力以及外界给予的压力,让她一度崩溃,再也撑不住质问他,既如此的不喜厌恶她,为何还要娶她互相折磨?

  至今她都记得他的回答。

  他说:因为我要让你痛苦!你让她痛苦,我便让你痛苦百倍千倍!叶朝歌,你就不该回来的,因为你,她难堪,她痛苦,她如履薄冰,小心翼翼,这一切都是因为你回来造成的!

  当时她听后就笑了,一颗心也死了,连辩解都觉得多余,第二日便自请去了佛堂,到死都没有再见过他!

  这人啊,惟有死过,才知自己是何其可悲可怜可恨,眼巴巴的捧了一颗心给人家,结果人家根本就不稀罕!

  在他们看来,她就活该被拐,活该在山沟沟里浑浑噩噩的过一辈子,陆恒说叶思姝活得小心翼翼如履薄冰,简直就是本末倒置,真正活得小心翼翼如履薄冰的人是她,真正痛苦

小说文学

一生,凄惨一世的也是她!

  结果倒好,罪魁祸首竟成了最大的受害者,真是滑天下之大稽。

  叶朝歌闭了闭眼睛,缓了缓翻涌的心潮,良久,吐出一口浊气。

  上辈子的结局她已无法改变,但是这辈子,她不会再嫁给陆恒,他也休想再欺她辱她半分!

  ……

  叶朝歌拒了陆恒的邀约,叶辞柏亦拒了。

  兄妹将将重逢,哪有放着妹妹一个人,而去与外人吃饭的道理。

  晚饭间,叶辞柏想到方才在门口,她的妹妹先是以敷衍的理由拒了陆恒的邀约,又是在陆恒以两家关系为由,让妹妹唤他一声世兄时,以一句‘世子’狠狠打脸陆恒,而且还当着他的一干随从的面。

  感觉妹妹对陆恒有些抵触不喜。

  这般想着,便问了出来。

  叶朝歌顿了顿,别有深意道:“并没有兄长想的这般复杂,自小我虽长于山野,但也知道男女有别,如今出门在外,长辈皆不在,过于亲近委实不妥,虽有兄长在,但终究是于理不合,若日后传扬出去于我名声也是有损的,还是稍加避嫌的好。”

  闻言,叶辞柏恍然大悟,汗颜道:“还是妹妹想的周到,是为兄考虑不周了。”

  晚间睡前,在叶朝歌的等待中,刘嬷嬷敲门进来。

  “小姐神机妙算,陆世子果然提出与我们明日同行回京来着。”

  叶朝歌眸光微闪,她怎是神机妙算,不过是比他们多活了一世罢了。

  前世之时,在宜州陆恒也提出同行,却在回到上京后,她被人诟病品性,什么难听的字眼都往她身上堆。

  “兄长是如何回的?”

  “少爷自是拒了的。”有小姐的避嫌一说,少爷又怎会答应。如此想着,刘嬷嬷又道:“小姐,有少爷在,别人也挑不出大毛病,您……”

  知晓她要说什么,叶朝歌淡淡道:“嬷嬷,人言可畏啊。”

  她当然也知道自己小题大做,而且现在的她不惧那些流言蜚语,可让她和陆恒同行?

  万万不可能的!
  夜

渐渐深了,整个客栈里安静了下来。

  正是深眠之时,突然,一道破空声而起,紧接着,兵器相接的打斗声响起。

  迷迷糊糊睡着的叶朝歌倏地睁开眼睛,尚未弄清发生了什么时,急促的敲门声而至。

  “妹妹,是我,开下门。”

  身上披了件外衣,叶朝歌过去开了门。

  叶辞柏闪身而入,反身将房门关上,对叶朝歌说:“外面出了点事,别害怕,哥哥在这保护你。”

  叶朝歌收回落在兄长身上的异样目光,“出什么事了?”

  “有不长眼的夜袭,放心吧,我都安排过了,想来不用太久就会结束。”叶辞柏颇为自信道。

  如他所言,外面的打斗声逐渐小了下来,不一会,归于平静。

  这时,长风在外叫叶辞柏。

  后者应了声,随即对叶朝歌说:“没事了,好好休息,我去把刘嬷嬷唤来陪你,有事就大叫,知道吗?”

  待她应了,叶辞柏方才开门出去。

  不一会,刘嬷嬷便过来了,给叶朝歌倒了杯热水,“小姐吓到了吧?”

  她摇摇头,“我没事,就是有些糊涂,刚才外面都是些什么人啊?”

  “老奴也不知,想来是冲着少爷来的,好在少爷早有准备,不然……”

  说来也是奇怪,这一路上怎地净是这般的惊心动魄,虽然每次皆有惊无险,但这一次次的,也是够让人胆战心惊的。

  叹了口气,刘嬷嬷便伺候叶朝歌上床歇息。

  醒了再睡,一时半会自是睡不着的。

  叶朝歌躺在床上琢磨开来,刘嬷嬷说今夜之事是冲着兄长来的,这一点她是极为赞同的,方才开门后她就发现了,兄长身上的衣裳还是白日时的那一件,且看整齐程度,并非是仓促之下穿上的。

  显然,兄长这么晚没有睡,是猜到会有人夜袭。

  据她所知,此次过来云城,兄长只带了长风一个随从,但照方才的诸多情景,并非如此。

  这些,都能解释得通,可她总是觉得有种说不太上来的违和感。

  兄长待她的在意是毋庸置疑的,依着他的性子,明知会有人对他不利,却还来寻她,将她露于人前这一举动,无异于告诉众人她是他的软肋,这样的行事作风,委实讲不通。

  除非……

  除非夜袭,是冲着她来的,而非兄长!!!

  或许说,从一开始兄长来这云城,就是为的今夜!

  明明觉得很不现实,可不知为什么,叶朝歌就是被这不现实的猜测说服了。

  沉下心来,她重新将重生后一路行来所发生的诸多种种从头捋了一遍,最后将目标锁定在岭南的那晚。

  可是,越分析便越糊涂,想开了一个问题,却又有数不清的问题冒出来。

  在这般的胡思乱想中,叶朝歌慢慢添了睡意,睡前稀里糊涂的想着,她只要知道,她的兄长不会害她,其他的时候到了总会明白的。

  与此同时的另一间房里,叶辞柏临窗而立,这时,房门敲响,长风推门而入。

  “怎么样?”

  “少爷,经过排查,的确是周得的人。”

  叶辞柏怒意丛生,“之前收到殿下传信时我还不信,妹妹就是个弱质女流,周得就算狗急跳墙,也不至于对妹妹不利,看来,是我高估了人性。”

  长风安慰道:“少爷您也别生气了,有少爷在小姐身边保护,那周得就算是有通天的本领也动不得小姐分毫的。”

  “说起来还是殿下神机妙算,估摸着周得会对小姐不利,不然今夜……”

  “你给我闭嘴!”

  叶辞柏怒声打断,将长风唬了一跳,“少爷……”

  “殿下神机妙算?你用你那不拐弯的脑子好好给我想想,若不是他闯了妹妹的房间将妹妹牵连进来,那周得又怎会对碍了他事的妹妹动手?若不是……今夜之事又怎会发生?”

  越说越生气,在他看来,这一切都是妹妹的无妄之灾。

  长风咽了咽唾沫,“少爷您小点声,外面可都是殿下的人,若是……”

  “那怎么了,小爷我敢说就不怕他听到,幸好

小说文学

妹妹没事,如若不然,小爷我定会不顾多年的情分,就算他是太子,我也不会善罢甘休!”

  他家妹妹吃了那么多年的苦,好不容易找回来了,这福还没享到,就先深陷囹圄,虽说早在初始,那人便派了暗卫暗中保护,但他妹妹只是个那么小的小姑娘,面对如斯惊险,怎可能不害怕。

  只要一想到这一点,他便怒气翻涌。

  ……

  翌日,叶辞柏带着叶朝歌先一步启程回京。

  临行前,陆恒出来相送。

  叶朝歌全程神色淡淡,随后无甚诚意的福了福身便上了车。

  一行人渐渐远去,陆恒立于原地久久没有动作,他的神色晦暗不明,眉宇间有着说不出的复杂。

  叶国公府十二年前被拐的女儿找到了,这让他颇感意外,没有想到的是,会在这偏僻的云城遇见,更让他没有想到的是,叶辞柏竟也在,且通过昨日的观察,他发现,叶辞柏对这个妹妹颇有维护重视之意。

  这些,是从未有过的。

  一直以来,他对待叶思姝这个养妹,皆是淡淡的,不近不远,不疏不亲。

  难道这就是血脉亲情?

  这些还不是他最意外的,让他最为意外的是叶朝歌。

  昨日他只顾着震惊于叶朝歌的身份,不曾仔细正眼看过,今日方才一看,让他更为震惊。

  听说这十几年来,她生活在山沟沟里,本以为这一身的土腥气是少不了的,结果却与他所想完全相反。

  外貌自是不必说,当年国公夫人便是上京有名的美人,叶朝歌肖母,虽然如今稍显稚嫩,神色蜡黄也不太好,但相信精养一段时间,待她张开了,姿容必是不俗的。

  最让人惊艳的是她的气质,那种淡然中透着疏离的气定神闲,便是上京贵女也不遑多让,不知道的人还以为,这是哪家精心培养的高门贵女一般。

  这般的一个正主儿回去了,姝儿的日子,岂不是将会变得很艰难?
 

精彩推荐
相关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