挽回爱情挽回爱情

就放在里面不动好不好,怎么弄小豆豆最刺激人欲免费阅读全文

2020-08-01 08:41:15 写回复

 

翌日清晨,雨声淅淅沥沥,模糊了窗外风景。

云安安揉着混沌的脑袋拥着被子起身,谁知却看见床边立着一道修长挺拔的身影,一抬头便发现他墨眸紧盯着她,那张俊美无俦的脸庞上神情难辨。

像是蛰伏于黑夜中的暗兽,携着一身寒意。

“霍司擎?”

云安安有些被吓到,纤指抓紧了被角,想到昨晚的事情,心里有些忐忑。

虽然云馨月并不是她推倒的,可就算是她解释了,他也未必会信她吧。

他现在出现在这里,是要找她算账的吗?

“给你五分钟时间下楼,我送你去医院检查伤口。”霍司擎喉尖滚动了两番,冷淡地说完,便径直转身离开房间。

与云安安所想刚好相反。

“不用……”云安安拒绝的话还没来得及出来,房门就已经关上了。

她怔了怔,心尖泛起了丝丝甜蜜的滋味,不由笑弯了眸子。

他心里还是关心她的,只是对她不熟悉并且误解太深,所以从不曾表露过而已。

如果他知道她就是小时候那个和他有过约定的小女孩,他们是不是就会不一样了?

云安安很快去洗漱干净,换姨妈纸时却发现上面血量较之以前有些少,她也没多想,拿了包便匆匆下楼了。

到了医院,霍司擎早已安排好了医生,云安安直接进去做个全身检查就可以了。

“应该不用抽血吧?我觉得自己很健康,只有稍微处理下伤口就好了…&hell

小说文学

ip;”云安安看着体检室里那些令人头皮发麻的仪器,有些退缩。

“我会让他们轻一点,不会疼。”霍司擎眉宇轻皱了两下,语气生硬地说道。

云安安明眸闪了闪,唇角的小梨涡有些甜,“你是在安慰我吗?”

话落也不期待他会回答,走进了体检室。

可云安安本以为只是简单处理伤口,没想到还有这么多道程序,但不想辜负霍司擎难得的关心,便都欣然接受了。

全套检查做完后,云安安带着些许疑惑走到了霍司擎面前,刚想开口问些什么,就被他淡声打断了。

“你先回去等,结果出来我会通知你。”

“嗯,好。”云安安扬起一抹明媚轻快的笑意,心口闷堵了一晚的窒息感渐渐散开。

她冲霍司擎摇了摇手,转过拐角走向电梯。

云安安刚离开,两个戴着口罩的医生拿着检查报告从霍司擎身后的门中走出来。

“霍先生,云安安的心脏很合适,身体各项指标也都达标。只要她本人同意,等云馨月小姐身体调养好就能够进行换心手术。”

就在这时,进电梯前才发现自己包忘记拿的云安安正嘟囔着自己冒失,折返回来拿包。

医生的话

猝不及防传入她的耳里,使得她俏脸上还未褪下的笑意就这么僵住了,明眸不可置信地一点点睁大。

换心手术?

云馨月的心脏病已经严重到了需要换心,而她的心脏……和云馨月匹配?

所以霍司擎今天带她来医院根本不是因为关心她,是为了检查她的身体会不会影响到她的心脏换给云馨月!?

“随时准备好做手术,我会让她同意。”背对着她的霍司擎嗓音淡漠,不带一丝感情色彩。

好似只是在说明天吃什么那般轻松。

云安安听到这句话,差点没有笑出声来,水色的眼眸红得有些崩溃,一口气堵在胸口窒闷泛疼,甚至猛地有种反胃想吐的冲动。

 
云安安俏脸一变,捂着嘴冲到了垃圾桶边,干呕了半天,却什么都没有吐出来。

脑海里闪过一个几乎没有可能的念头,还不等她深想,她手里的手机就响了起来。

是小医馆现主人打来的。

“我已经凑够钱了,好,我现在就过去。”云安安忍着胃里泛酸的难受应下那边的话,挂了电话后没折回去拿包,直接离开了医院。

赶到后云安安就把钱划给了小医馆的现主人,两人当面签好合同,这家小医馆才终归是回到了云安安手里。

小医馆虽不大,却五脏俱全。

前有檀木方桌,后有数个药材箱子排列整齐,走几步里面还有一间小休息间和洗手间,厨房则是在后面的小院里。

看起来空荡冷清的,却让云安安有了种莫名的归属感。

她有爷爷留给她的药材渠道,不怕萃取不出好药,也不怕自己的医术撑不起这家小医馆。

就只怕没人相信她萃取的药剂是真的有效,并且她还要提防着霍家发现这家小医馆是她的,否则说不定会一把火烧了这里。

想着,云安安便拿着手机离开小医馆,打算找份别的工作,混淆霍家的视听。

-

一连三日云安安都没有回霍家,忙着选购

小说文学

药材和找工

作,好让自己选择性回避那天医院里发生的事。

只是一连应聘了好几个地方,都没有确切的结果。

云安安略有些愁绪地把宣传牌子挂好在门口墙上,转身眼前光线就被一道阴影覆盖住了。

“我听说你三天没有回家。”

低冷的话让云安安心尖颤了颤,看着他浓墨的眸没有说话。

霍司擎的目光从匾额上“云医馆”三个字上划过,薄唇淡嘲般勾起,“跟我回去。”

他对中医虽没有恶感,却并不觉得云安安自幼生活在乡下,跟着她那土郎中爷爷能有什么造诣。

更别提,她在中医院只读了一个学期。

云安安眼睫轻颤了下,不由得想到那天在医院听到的对话,红唇抿得死紧,勉力维持着才让自己忽略掉心口钝钝发疼的感觉。

她想质问他是不是真的要拿她的心脏换给云馨月,喉咙却哽得一句话也说不出来。


许久,她才找回自己的声音,“不用,我在这里住的很好。”

那里也不是她的家。

“你身上的伤还没好,别胡闹。”霍司擎拧了拧眉峰,“母亲也担心你。”

话说到这份上,如果云安安还听不出来他是怕她的身体受什么损害,从而影响到给云馨月换心,那就是蠢了。

他为了云馨月,可真是连这般放低姿态都愿意呵。

见云安安还是不答应,霍司擎看了眼

小说文学

她身后的小医馆,语气里含着淡淡的威胁:“如果你不想这个地方第二天不见,最好听话。”

“你……”云安安一下被抓住软肋,彻底失去了防御能力。

她很清楚,以他在帝都的能力,要一家名不见经传的小医馆消失是轻而易举的事。

回到霍家时,戚岚正在客厅看电视,云安安没心思打招呼,直接上楼去了。

却突然听见戚岚说道:“司擎啊,你一会儿上去看馨月记得把我刚炖好的鸡汤拿上去给她喝,她身体不好该多补补。”

不及待要给我难堪么?”

霍司擎冷着俊脸还未回答她,戚岚便抬高了音量讥骂起来:“我们霍家究竟是倒了几辈子血霉才娶了你这么个私生活不检点,到处勾三搭四的女人进门?天天这个时候回来是在外边勾引谁呢?还要不要脸了?”

刻薄尖锐的话语几乎割痛了云安安的耳膜,哪怕已经被戚岚这些莫须有的罪名奚落过无数次,可每次听见心脏还是会抽搐般作痛。

她几乎有些忍不下去,张唇就要反驳戚岚的话,却被霍司擎轻飘飘地打断了,“你先上去。”

云安安顿时便像戳破的气球,所有的气都泄了出来,再无处可发。

她抿了抿唇,走进房间里,把门关上,谁知却看到坐在轮椅上的云馨月,正往衣柜里拿她的衣服。

“你在我房间做什么?”云安安脚步一顿,蹙着眉。

云馨月的脸色比几天前好了许多,显然这几天补得不错,看见她时似乎有些惊讶,随即笑意柔柔,“姐姐,我带的衣服不够,想穿你的,你应该不会介意吧?”

这种借口云安安当然不会信,只怕她在等霍司擎吧。

云安安懒得跟她废话,过去把柜门关上,不冷不热道,“介意,请你离开这里。”

“姐姐不会是生气了吧?”云馨月笑得愈发甜美挑衅,“姐姐不在这几天,我用着你的房间,享受着你的男人的照顾,就连你婆婆,似乎都喜欢我多过你呢。”

“瞧瞧,姐姐,替代品终究是替代品,是没法和正品相提并论的。”

“是啊,”云安安勾着唇,眼底没有情绪,“替代品这么上赶着给人当三儿,我又怎么能拦着?”

明知道云安安这句话并不是她所想那个意思,可听到她说她是“替代品”时,云馨月还是忍不住心底一慌。

“我们走着瞧。”说完,云馨月就转动着轮椅离开了房间。

云安安却是有些奇怪,总觉着云馨月刚才的神情有些心虚,也不知道她在心虚什么。

短信铃声忽然响起,云安安回神,低头查看。

是面试通过的通知短信,帝都赫赫有名的娱乐会所“金碧”发来的,它的有名不仅仅是地段繁华消费昂贵,更因其幕后背景神秘势力强大的老板。

云安安之所以会选择这里面试,也是因为金碧密不透风的安全性,以及这里对擅长古典乐器的人条件会格外优待宽容。

只要每晚七点到场,根据当天客人的要求演奏曲目上的音乐,基本十点半就能离场。

这对于白天里要在小医馆制药的云安安而言,这份工作很合适。

云安安回了条信息过去,抱着手机长长地松了口气。

直到云安安快睡着也没见霍司擎出现,落在墙壁上的目光,有些黯淡。

或许,是在隔壁陪云馨月吧……

第二天,云安安不想看见不该看的东西,早早便出门去了小医馆。

和前几天一样,一个客人都没有,云安安也没有气馁,把新的萃取药剂放置好,赶去了金碧。

换好服装后,云安安才在经理的带领下来到了十二层,十二间环形屏风包间,围绕着中央瞭望台,上面放置着云安安今晚要弹奏的乐器。

穿着一袭雪色墨竹旗袍的云安安走到古筝前,优雅坐定。
精彩推荐
相关推荐